す庈盄 > 諒郤 > 恅梒淏恅

卼璨壑捈悇衒泔勳髱蚐 敃俶覜俙芼ぢ

2018-11-08 02:03

﹛﹛煦砅善ㄩ﹛﹛韁嶺ORAよ狟忑遴陬倰iQ衾8堎31梊痝伅撲菅嘖珅苺炳勳釆м萯嗀奕戽伢繫侅恌珅郅嶂炳噹恌珅邿絃く鶵醽-矷HЩ肱芮邳ж縭虯遴饜离鼎秏煤氪恁寁ㄛ硃泂綴忮歎峈勀祫勀啋﹝

﹛﹛鄂志寰中銀香港首席經濟學家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所學術委員隨荈T易戰的持續發酵,全球貿易的不確定性開始影響金融市場信心,引發全球金融市場波動,亦導致新興市場大幅度調整,不排除出現金融動盪的可能性。貿易戰導致全球金融風險上升中美貿易戰越演越烈,在衝擊全球貿易環境並進而影響世界經濟增長前景的同時,各類風險迭加的可能性有所上升。美國陸續出台貿易保護措施後,全球股票市場、債券市場和外匯市場出現多輪較大幅度震盪,導致資產價格持續調整,對投資者信心造成一定衝擊,可能抑制實際投資需求並影響全球經濟表現。如果貿易戰導致主要經濟體出現通貨膨脹壓力,將與美國縮表和加息進程形成共振,帶來進一步的緊縮效應,加大金融風險。全球經濟增長最大不確定因素美國和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兩個商品貿易國,且互為對方最大的商品進出口貿易國。二者之間的貿易戰在影響雙邊貿易的同時,將直接影響全球貿易增長,從而對全球經濟產生全方位的影響。中美貿易戰意味蚢鼤{行國際貿易規則的衝擊,將影響全球貿易增長及實體經濟整體表現。回顧歷史,1930年代美國曾發起針對全球主要經濟體的貿易戰,一度對33%的商品徵收45%的關稅,並持續了4年之久,導致全球貿易量下降了25%,全球貿易金額下降了40%,全球貿易體系遭受重創。美國加徵關稅後,主要貿易對手陸續採取反制措施,國際貿易壁壘增加,衝擊全球貿易復甦。美國與北美、歐洲和亞太區之間商品貿易的赤字分別有886億、1,737億和4,671億美元,美國在針對中國掀起貿易戰的同時,對加拿大和歐盟等主要貿易夥伴也掄起貿易保護大棒,將直接影響上述區域的貿易表現,進一步阻礙國際貿易環境改善,進而對環球經濟增長帶來新的衝擊。短中長期措施結合應對貿易戰從中美貿易戰影響角度看,美方制裁是影響國際貿易發展和金融市場穩定的主要因素,總體而言,貿易戰帶來的金融風險大於貿易風險,對實體經濟的衝擊將漸進上升。為此,我們應綜合施策,短中長期結合,做足準備,妥善應對貿易戰帶來的衝擊。一是短期內,密切監控貿易戰的發展及其對轉口貿易商及各類出口企業的衝擊程度,針對美方不斷出台徵稅清單的失去理性的行為,沉荍N靜,理性應對,動態評估相關影響,了解業界需求,及時提供出口信用保險及其它各類支持措施,提升抵禦貿易戰和相關金融風險衝擊能力。二是加強國際政策協調,借助WTO及G20等平台,針對貿易戰激化導致全球經濟下行風險增加的事實,敦促相關國家加強對話,探討全面阻止貿易保護主義的具體措施。中國可以與其他WTO成員一道,向WTO投訴貿易戰對各國貿易地位的不利影響,要求美國撤回貿易保護措施。三是在中長期內,從全球產業鏈的角度,減少雙邊貿易不平衡、加快推進多邊貿易發展進程,探討調整相關行業佈局的可行性,控制貿易戰的衝擊範圍。加快拓展東盟及「一帶一路」沿線新興市場,帶動更多的中小企業走出去,從東盟入手構築全球範疇供應鏈、產業鏈和價值鏈體系,加強規避貿易衝突的能力建設,降低貿易戰的負面影響。四是通盤考慮貿易金融的交叉影響,擺脫就貿易談貿易的思維定勢,把貿易戰與美國加快加息的可能影響結合在一起,整體應對潛在的金融風險,做好維護金融機構穩健運行和保持金融市場基本穩定的相關預案。經歷了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衝擊和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的雙重洗禮,內地經濟實力不斷增強,金融監管能力和金融機構的管理水平均有提高。但是防控金融風險永遠在路上,需要隨時做好準備,積極採取短中長期結合的有效措施,控制相關金融風險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五是發揮香港「一國兩制」的獨特優勢,充分利用香港的貿易關係網絡,尋找空間,協助中美雙方加強溝通、妥善解決貿易爭端,香港各類智庫亦可以發揮國際輿論引導和與美各類層面溝通等作用,為中美貿易政策協調建言獻策。從全球戰略角度,尋找中美貿易平衡的解決之道。(本文轉載自2018年8月《紫荊》雜誌,內容有刪減。)許楨資深評論員承前所論,愚以為,既然港府「身家豐厚」,大可如特首林鄭月娥所言,在可見將來,都不必太在意賣地收入的多寡,反映以減輕民眾住屋負擔為施政重中之重。在此思路下,未來推出的私樓地,無論多寡,大可悉數規定建「港人首置盤」,讓新一代上車有望,避免國際游資與跨境投資者的衝擊。而公帑補貼的資助性房屋,則以提供「居住權」為主,弱化讓業主獲利的功能。如此,既可避免以公帑助人投資的道德風險,亦可緩和資助線上下兩端市民的矛盾。從綠置居、新居屋到首置盤,房協、房委會與市建局,究竟在林鄭的房策佈局中,將會擔當何種角色?眼前只知將會有所變動,但方向未明。例如,房協、房委會同樣興建公屋,前者在財政上又果真如林鄭所言,將由政府「一力承擔」,甚或可免地價,那麼,房協、房委會及其產品的市場定位又有何不同?林鄭如欲參考新加坡的房屋政策,獅城土地房屋政策之所以成功,八成人居於資助性房屋、人均居住面積為香港兩倍,都僅屬其果。獅城組屋政策成功之因,其一,在於數十年來,政府大力收地,新加坡公有土地儲備,比絕大多數先進經濟體都多。在土地開發方面,新加坡由中央自上而下地規劃。港人到當地旅遊,在此花園城市所見的綠茵處處,基本上是可供政府隨時建屋之地。其二,當然就是政府厲行「具年限的土地使用權制度」﹙Leasehold﹚。反觀香港,本地城市發展之怪,在於政府土地向來不多,在「小政府大市場」、「簡單稅制、量入為出」的傳統下,土地從來是按需開發,沒有長遠儲備的慣例與條件。事實上,今天九龍灣兩岸與灣仔區、東區不少沿海地,都是百餘年來,由渣甸、太古、周壽臣、利希慎等華洋商人移山填海而來,政府角色有限。與此同時,城市規劃與更改用途的權力,又操諸行政部門以及由政府委任的城規會之手。由是形成港府無熟地、業權人無發展權的狀況。顯然,兩任特首都意識到必須突破此死結,在「土地大辯論」完成前,林鄭亦打了開口牌,與前任特首梁振英一樣,傾向在維港以外填海。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主席黃遠輝亦明言,政府要建立土地儲備,使之推動「公私合作」時,具有與發展商討價還價的籌碼。然而,林鄭是否低估了填海對漁業、生態、居住環境、航運的影響,尚難定論,最起碼,漁業界近日就表達了對填海的強烈不滿。在相關會議上,也有漁民指出了重點--難以相信填海所得土地,可以用來解決基層住屋問題。事實上,1990年代以降,自回歸前後至今,本港填海減少卻非停頓,問題在於所得用地,十之八九都用在機場、西九、高鐵,以及與之相連的高速公路之上,與1970、80年代,以填海地營建新市鎮的發展模式,並非一回事。愚以為,香港應當填海,但一如既往,填海地應適當地用作商業發展之用。根據新加坡的經驗,港府可拿出政治勇氣,統整、歸納新界鄉郊土地業權,這比填海更能建立土地儲備。以此基礎,與發展商作「公私合營」,協同發展效應會更佳。徐英偉勞工及福利局副局長回歸之初,首任行政長官董建華提出了「政治問責制」,在民間吸納各種人才加入管治班子之列,為特區政府注入新動力。如何在基本法的框架下,有效落實「一國兩制」,大家都抱茪@種戰戰兢兢的心情,面對這個史無前例的挑戰,外界便將加入問責行列形容為「熱廚房」。回想自己亦於2008年,從商界踏入這個「廚房」,當上了民政事務局「廚房助理」一職,主要負責聯繫的工作,轉眼間已十年時間,今年更升為勞工及福利局做「二廚」。套用電視劇的金句,「人生有幾多個十年?」從事公眾事務確實令自己眼界大開,深懂凡事可有千萬種的處理方法,正所謂「一點生萬法」。至於,人稱「熱廚房」,其實也可以從另一角度看,作為二子之父,偶而也要為兒子準備餐點,亦對「廚房」有所啟發,「其實,廚房為煮食的地方,開爐生火,當然會熱」,最重要的問題為,政策局這個「廚房」所製作出來的食品,是否適合到有需要的人士,「好味得來又要健康」。十年的「廚房助理」,需要與各界進行政治聯繫的工作,介紹「菜式的內容」,民政事務局兩名「大廚」曾德成及劉江華,各有風格,「德成局長」沉實穩重,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令到我這個「政壇初哥」從中偷師,獲益良多,而另一位局長劉江華,除大家都是來自民建聯之外,其多年地區直選經驗,對強調與人接觸的民政事務工作,的確存在不少的優勢。在今屆特區政府,有幸從「廚房助理」升做「二廚」,更轉了「廚房」到勞工及福利局,可能自己的「民政味」濃,上任至今,政界朋友及議員們也未適應。今年8月,為當「二廚」的一周年,作為「二廚」再不能只停留在政治聯繫及推銷政策的角色,還需要「落手落腳」與「大廚」互相配合,「研究菜單,食材配搭」等等。明白到自己非「科班紅褲仔」出身,對福利政策都是半途惡補,但有幸「大廚」局長羅致光坐鎮,而眾所周知「羅大廚」為社福界的「殿堂級人馬」,對社福政策了若指掌,加上,界內的核心夥伴,也是「大廚」的「高足」,大家有共同的語言。至於「廚房助理」馮興禮(Henry),為80後的年輕人,為團隊帶來一股年輕的氣息。關顧市民的需要,一點都不能鬆懈。正如早前推出回顧一周年短片所述,在過去一年,勞福局推出了10多項措施,包括高額長生津、優化職津、注資及優化持續進修基金等,從長者、兒童、個人持續進修及家庭照顧等。明白到社會及業界對社福的要求相當急切,但如「大廚」所言,必須維持「質素」,即政策措施必須到位,否則被「退回」重議的話,反而會因快得慢,最終苦了受助者本身,這是絕對不願看到的事情。未來工作亦會相當之繁忙,包括有檢討幼兒照顧服務、康復計劃方案、檢討產期等,但重中之重,就是「取消對沖」安排,由於屬新政策,對不同持份者都有不同程度的影響,推出的措施必須平衡各持份者的訴求與需要,同時更對最需要協助的受助人,提供較優厚的援助。由於這是「本屆的招牌菜」,必定是又大鍋又熱騰騰。陳曉鋒法學博士「就是敢言」執行主席城市智庫研究員港珠澳大橋是在「一國兩制」下,粵港澳首次合作建設的特大型交通基礎設施。作為中國建設史上里程最長、投資最多、難度最大的跨海橋樑項目,港珠澳大橋的建設意義深遠。工程完成後,從香港到珠海只需半小時,粵港澳三地將緊密連接在一起,這對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實現再次騰飛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香港到珠海只需半小時在沒有大橋之前,從珠海經虎門到香港需要4個小時,大橋通車後,港珠澳大橋將作為一個連接紐帶,打通珠江三角洲東西兩軸,港澳居民去內地也越來越方便,讓大灣區變身成一個6,600萬人口的「一小時超級生活圈」。同時,隨荋靽D連通內地的大型基建逐步開通,也有效擴大香港機場和貨櫃碼頭的腹地,為港澳和內地的人員貨物往來提供實實在在的便利。應該說,這個跨境「超級工程」打通了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的「任督二脈」,使得港澳的未來發展與內地更加緊密地連接在一起。助港青融入大灣區創業就業事實上,由於香港租金和人力成本居高不下,科創氣氛沒有內地那麼濃郁,銀行對創業者的優惠政策也沒有內地多。但是,我們也應該看到,這幾年有很多香港青年奔赴內地特別是珠三角創業,且取得了不俗的成績。因此,對於香港青年而言,他們迎來了更好的人生機遇和更廣闊的發展舞台。隨虒f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的出台,必將有更多香港青年融入內地大展拳腳。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鐵等重大工程,讓香港通往內地更加便捷,連接輻射更廣闊腹地。國家「一帶一路」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人民幣國際化等,也將給香港帶來前所未有的機遇。香港青年具有國際視野,是發展新興產業尤其是科創和文化創意產業的強大生力軍。粵港澳三地也將共同推進建設青年創業就業基地,集聚青年人才,將給青年人帶來創業就業發展機遇。香港青年需要做的,就是多深入廣袤的內地,多了解國家民族歷史,把握好歷史機遇,用努力行動與祖國同心向前。王國強全國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副主任香港廣東社團總會榮譽主席兼首席會長為期5個月的土地供應大辯論正在進行,這是一場關係香港覓地建屋的辯論,社會各界都應積極參與,踴躍發聲,凝聚民意。然而,反對派一邊催促政府增加土地和住屋供應,一邊卻以不同的理由阻礙各種覓地的建議,對於填海、公私營發展農地等建議一律反對,更發動支持者干擾論壇進行,提出如搬遷解放軍軍營等多種譁眾取寵的建議,目的不過是破壞辯論,令香港在覓地上「原地踏步」,讓房屋問題繼續困擾香港。香港需要的是大量而持續的土地供應,填海是根本解決香港缺地的最佳辦法,土地大辯論應就填海等議題廣泛諮詢民意、凝聚民意,不要被反對派轉移焦點。本港長遠發展需要至少1,200公頃土地。為了做到長遠增加土地供應,必須提出可行的規劃安排。其中,填海造地、公私營合作發展新界私人農地、開發郊野公園邊陲土地等,都是能夠提供大量土地供應的辦法,但同時亦具有較大爭議性。土地大辯論的目的,就是通過廣泛的諮詢,從而凝聚社會覓地的共識。覓地建屋反對派屢扯後腿這場土地大辯論對於香港長遠發展關係深遠,但可惜的是,現時各界對於大辯論未有足夠重視,一些人更指這只是一個「口水會」,同時,反對派又不斷動員支持者干擾辯論,以各種譁眾取寵的建議,企圖轉移辯論焦點。土地大辯論的結論,將直接影響當局之後的覓地工作,關係到政府的覓地方針,當然不是「口水會」。多個民調都顯示,房屋是市民最關注的問題。既然市民對房屋問題極為關注,現時更應該踴躍參與大辯論發表意見。覓地建屋關係市民福祉,任何派別的政黨都理應支持。然而,近年每當特區政府推動任何覓地發展計劃,卻例必遭到反對派的阻撓,導致多個大型發展計劃一拖再拖,反對派一邊借房屋問題攻擊政府,一邊卻扮演覓地建屋的「攔路虎」,其司馬昭之心已是路人皆見,就是要阻礙房屋問題解決,讓他們持續以「房屋問題」來攻擊特區政府。在土地大辯論期間,反對派從來沒有提出過任何可行、有建設性的意見,反而一味炒作什麼收回駐港部隊軍營等荒謬主張,甚至在論壇上叫囂搞事,目的就是要轉移視線,干擾諮詢,挑動爭議,令政府覓地工作無功而還。反對派將房屋問題政治化,罔顧港人福祉,市民應積極出來發表意見,讓反對派聽到民意心聲,更要讓反對派承擔政治後果。現在香港需要的,不是「小修小補」或「見縫插針」式覓地,而是大規模並且可以在未來一段時間,持續為香港社會提供土地的方案。在目前眾多方案之中,填海是最能夠從根本上解決香港缺地問題,其中有四大優點:填海有四大優點一是填海是最能夠大量造地的模式。單是中部水域填海等大型填海計劃,就可提供33萬個住宅單位的土地,不但可以為香港社會提供充足的土地作建屋之用,而且由於土地是填海得來,所以不會涉及收地、賠償等複雜爭議,有助盡快開展工作。二是填海可以讓政府有更大的主導性,全面規劃發展,讓土地更能發揮效益。香港9個新市鎮中,有6個都是由填海得來,包括荃灣、沙田、東涌、九龍灣、啟德以至現在中環、金鐘外圍都是填海得來的商業帶,填海不但為香港帶來土地,更讓政府可以進行全面的規劃,因應香港發展的需要規劃土地,既可解決土地問題,亦有利香港的長遠發展。三是填海能夠讓政府在覓地上更有底氣。覓地建議不少方案都需要有土地儲備作為支持,例如重置舊區以及一些舊屋h,都需要有土地安置受影響的居民,愈大規模的重置計劃就需要愈多的土地作支援。沒有大量的土地儲備,政府根本沒有能力開展其他覓地工作。四是香港本來就是靠填海才有今日的發展,多個新市鎮在70年代還是大海,現時的土地都是填海得來,現在已經居住了六七十萬人。隨茩輕銝g濟不斷發展,人口持續增多,香港也需要不斷「擴容」。然而,近年香港在填海工作上卻是停步不前,在鄰近城市如澳門、新加坡等每年都在大量填海之時,香港卻視填海為禁區,這種做法既不合理,亦忽視了香港的發展需要。事實上,只要政府宣佈將展開大型填海造地計劃,在市場預期將會有大量土地供應之下,有助扭轉市民對樓市「只升不跌」的預期,達到平穩樓價的作用。一些人提出的環保問題確實需要考慮,但卻不能因為環保而漠視市民的居住問題,將最能夠解決香港缺地問題的填海方案棄之不用。而且,在現今技術進步下,相信可以大幅減少填海對生態的破壞,在生態價值較低海域填海,無疑是值得考慮的選項。

﹛﹛﹛﹛擂洃ㄛ鴃奪森砐磁釬啎數眕SUV峈笢陑桯羲汜莉ㄛ筍蚕衾埻蚐歎跡疏雄脹秪匼荌砒ㄛSUV剒⑴珩椹袚〧曹趙ㄛ邧源蔚竘輛眢衾蜊曹陬倰腔汜莉撮扲ㄛ甜眈誑枑鼎訧踢ㄛ眕蔥腴种忮鬄黤瑞玸﹝猿泬蔚諉忳鎮赻湛妗囥腔菴源隅砃崝楷ㄛ彶劃鎮赻湛埮5ㄔ腔嘖見疤畎授繉埭攄祭姣騊繩憀儮圮見疣帠奻鉬戊砦氶ㄐ﹛‾繉埭擸矞戴羶衄馱釦ㄛ躺婓蘋昹貊茧衄控藝腔汜莉價華ㄛ种厘藝弊庈部腔陬謙歙懂赻衾蘋昹貊睿梇鴃

﹛﹛踏毞ㄛ坻珨桲桲腔蔚涴虳釬こと桯羲懂ㄛ襞疰з檔矷坻援覂悵假督腔赻賒砉ㄛ抇洃腔刳銑蛨虯炡黫懂﹝※羶腕侄音騫捱礗狡邳閨迠婟鑑薛賒赻撩﹝§臍埲佽ㄛ藩珨桲釬こㄛ岆珨爛365毞飲夔薊炵れ懂腔梩ラ玷斯衝勞閣籟畋夔袧殿媦о_в接議▽偕迖躂陰穘鵅苺埶腴芛逜﹜摩庈奻腔苤毽﹜傑庈笢嗽黃腔鍾骯##涴虳飲岆坻腔翋枙ㄛ坻腔梜ˉЪ慼

軞芘訧5000勀啋ㄛ梩華醱儅27000譯ㄛ湖婖脰藏珨极趙軘磁藏蚔夤嫖砐醴﹝陔朘脰埶え⑹眒冪俇傖賸陔膘脰埶寞赫ㄛ党膘賸刵陑擅輓嚏Ⅰ蛫獌丑卄ㄢ絨△ㄛ堁奻懈え⑹汜怓祭耋蟯趙枑汔馱最眒冪俇傖ㄛ脰綿嫘部祫蜆え⑹腔劓夤蟯趙馱最眒俇傖ㄛ蚔諦諉渾笢陑ㄗ堁奻懈ㄘ陔膘詢傷躂挌8集摯笚晚藝趙蟯趙俇傖ㄛ價掛撿掘諉渾髡夔ㄛ˙俇傖賸湮栜阨踱遠綬夤嫖祭耋摯晶袱扢囥膘扢眕摯觼模氈寞赫ㄛ俇傖賸羚袨啋嘟懈寞赫甜ゐ雄膘扢馱釬﹝媼岆芶韓劓⑹﹝砐醴軞芘訧2000嗣勀啋ㄛ甜鳳腕賸2017爛盺游藏蚔痴げ摯尨毓萸硃翑訧踢50勀啋ㄛ蚚衾劓⑹價插扢囥膘扢﹝勤桽弊模AAA撰劓⑹梓袧ㄛ淏婓勤芶韓劓⑹輛俴枑撰蜊婖ㄛ劓⑹蟯趙﹜游朘坒僭Э膘扢睿游朘誰耋坒啣と蚾眒冪俇傖ㄛ淏婓勤酗忭嗷輛俴峎党枑汔ㄛ芞偶韓劓⑹盺啾奩膘扢啎數爛菁俇馱﹝

﹛﹛婓Ч趙わ珛蛌倰汔撰源醱ㄛ嘆療わ珛澄忐翋珛ㄛ崝訧孺夔﹜褪撮斐陔﹜奻庈楷桯ㄛ贗薯倛傖杻伎こ齪蚥岊﹝瞰蝤爰蠅躞黰楠炮堁鯜脾脾延躁暱鼰齟嬥鄸縛為斯採窶銓炸絕弮暱巋鞊裊匯妎謑疢隑朵眻薷驞駜鯜3勀啋﹜5勀啋﹜30勀啋睿50勀啋腔蔣療﹝勤蚳儕杻陔苤操侔鯜脾脾延鹹翻使鄸縛珀馮齈抾侈妦芘賵500勀啋眕奻腔ㄛ偌陔崝扢掘芘訧塗腔5%跤軑蔣療ㄛ郔詢褫湛200勀啋﹝

﹛﹛肮奀ㄛ吽巹苀桵窒遜楷閨耋蚥岊ㄛ芢熱絨俋侕艙挍葬統岈﹜恅妢奩埜摯侗楊儂壽睿淉葬窒藷杻埮刱悵牴憤峈絨俋侕臻挍祜淉枑鼎沭璃﹜減膘す怢˙粒√鶻衱動﹜蚥趙賦凳脹渠囥ㄛ樓Ч跪鏍翋絨巖吽巹鍰絳啤赽膘扢﹝崝樓儂凳睿刱控雺ゞ疫廎葙尤鷑風悈爰馨さ尤齂齞ㄛ賤樵補窒眥撰渾郣ㄛз妗堆翑跪鏍翋絨巖趙賤麵枙﹝杻梗硉腕珨枑腔岆ㄛ婓吽撰笙淉湮盟揤坫跪巹域泆擁啎呾訧踢腔①錶狟ㄛ埱遞荋騥堋鷖鵖鰽傅伂躂風敊僅諢渀勤頗祜嗣﹜恅璃嗣﹜恅詨嗣﹜魂雄嗣脹※侐嗣§恀枙ㄛ吽巹苀桵窒植旆淕蜊ㄛ粒×牉鬵寎し愻暽皜鞢Ⅰ磑ㄩ虮掉銫癸牉鬵寎こ卅騫講﹜寞跡﹜毓峓ㄛ旆跡諷秶う盟﹜з妗枑詢窐講ㄛ旆跡魂雄机蠶﹜旆跡諷秶魂雄寞赫睿寞耀脹渠囥ㄛ衄虴諷秶賸※侐嗣§恀枙﹝

﹛﹛肮爛ㄛ淥倓摩芶晞眒羲宎賸勤嬝汜趙腔※忒扲§ㄛ鼠侗嘖き珩衾2007爛婃礿奻庈ㄛ筍涴珨礿ㄛ逋逋礿賸輪鞠爛﹝奧*ST汜趙葩齪奻庈綴腔嘖蜊眳繚珩甜祥佼瞳ㄛ秪扡笲嗣れ壁煌訧莉掩楊埏脤猾ㄛ*ST汜趙腔嘖蜊創霾憩醱還褫夔拸楊募珋腔瘐痸擁醱ㄛ6堎痐潼頗刓昹潼奪擁摯旮蝠垀歙楷票潼奪滲ㄛ飭棻鼠侗募珋嘖蜊創霾﹝

眈壽堐黍